航展
专题
【知识科普】标准化反经 — 它是济世之医 而不是江湖郎中
融融网
2019/07/11
170
4
5
从业标准化三十余年,观种种所论,颇以为误人。久欲发声,奈一者恐出言狂悖遭卫道士刀斧,二者恐文笔粗陋污了读者的雅目,三者着实囊中羞涩买不起一尺版面,故久思而未敢得行。

作者自序


   从业标准化三十余年,观种种所论,颇以为误人。久欲发声,奈一者恐出言狂悖遭卫道士刀斧,二者恐文笔粗陋污了读者的雅目,三者着实囊中羞涩买不起一尺版面,故久思而未敢得行。幸蒙融融不弃,借一方宝地略放微声,若遇有缘之人,助其一小成,余愿已足,未敢过求也。

 曰反经者,盖人多以为是,而我独以为非也。稍有不慎则遭怨忿,而余微如草芥,风下尚不能安,何堪刀斧之利?又不善言辞,何堪口诛笔伐?故惟求诸君以天地之量,容一微言,姑妄闻之。

李俊昇

2019年3月25日


标准不是个好东西



引言



不管对谁讲标准化,第一个被问到的都是“搞标准化有什么好处”?不知道为什么做,也就不愿意去做,这是人之常情。故凡论事,必先安心,而后成行。

前几天听一位知名主持人演讲,颇有认同,他说希腊人和中国人都喜欢研究哲学,但希腊哲学追求的是“Truth(真相)”,而中国哲学追求的是“Interest(利益)”。所以在中国,到处可见大师们兜售“治百病”的良药,却很少见人讲“对症下药”的基本医理。更要命的是那上了当的人,不但不自悟,反而比大师们更热衷于成为这个骗局的一部分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哪个领域都免不得俗,总要想方设法给自己找个“好”字出来,标准化自然也在其中。这不能不让我担心标准化变得越来越庸俗,因而失去了它应有的价值。

有人可能会说,一个干了三十年标准化的人,不说标准化好,非傻必癲。其实我并无意于说标准化的坏话,而只是要还标准化的本来面目。

我想说:标准化象一个翘翘板,而不是翘翘板的某一边,当所有人都认为站在左边是对的,那左边一定是错的,当所有人都说标准化是好事的时候,它就一定会变成坏事。标准化需要的是尊重而不是迷信,需要客观地理解它的效用方式,而不是把它当成一个如意法宝。

对我来说,标准化是济世之医,而不是江湖郎中,济世之医的药只会对症,江湖郎中的药才能治百病。

如果有人问我标准化的效应特性是什么,那么我会告诉他:标准化是本质无善恶,运用恶在先。



本质无善恶,善恶皆因人



《老子》说“天下皆知善之为善,斯不善矣”。无论什么事,只要变成了形式主义的东西,那就一定会走向反面。

标准化本身是大自然的规律,它对万事万物一视同仁,并无好恶之心。它就象太阳一样,既照善人,也照恶人。同一个标准化,善人用之行善,恶人用之作恶,贤者以恶形得善果,愚者以善念得恶果,天使与魔鬼不过一步之遥。

要说人类最有价值的标准化发明是什么,恐怕莫过于“钱”了。钱是为价值定量的标准。有了钱,使人类打破了语言、文化、习惯、行业,甚至是空间和时间的阻隔,以最简单的方式,实现了遍及五洲四洋的大范围交流;但钱也同时成为诱惑、欺诈、劫掠、绑架、收买、出卖诸般罪行的动机和手段。所以,一方面有人会说“钱是最公平之事”,另一方面又有人说“钱是万恶之源”。

那么,您认为“钱”是善是恶呢?其实钱就是钱,它不过是一个以符号方式体现的工具,身上本来没有善恶的标签,只是因为不同的人以不同的目的去利用它,因而有了善恶。

钱作恶的根本原因,反而是因为普遍认为它“好”,结果人由钱的主人变成了钱的奴才。标准化也是一样,它本身非善非恶,但当它被普遍地当成“好”东西去崇拜的时候,恶的一面就会发挥得更充分。

标准化的方法或原理,也不是绝对的,同一类标准化模型,对于不同的人群,效用完全不同。

国内很多人在宣传标准化的时候,都把黄太吉煎饼当成标准化的活样板,认为黄太吉的成功是标准化的成功,那么假如黄太吉失败了,是否也是标准化的失败呢?我认为黄太吉的成功并不是因为赫畅卖“标准化”煎饼,而是因为“赫畅”卖标准化“煎饼”。就是说:黄太吉的成功在于“赫畅卖煎饼”时采用了“适当的标准化模型”,这个模型就是正向使用“规格化、系列化、模块化”。如果他卖的不是煎饼,同样的用法所导致的就可能是灾难。比如,如果马未都先生用赫畅的方式搞经营,观复博物馆大约就要关张了。

不用赫畅的方案,不意味着马未都先生没有标准化,而是马先生逆向使用“规格化、系列化、模块化”模型。选择不同方向的原因,根本上在于标准化对象的不同特质。

快餐行业的服务领域是“工薪族”的“日常饮食”,其特质是有市无行(低价大量),在这种情况下,恰当的策略是“一致度”。一致度保证了低廉的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,提高了生产和交易速度,因此符合“在有市无行的领域争取具有一般需要的多数用户”这一经营策略。而马未都先生的服务领域是“文化界”的“顶级需求”,其特质是有行无市(价高量小),恰当的策略是“独有品味”。可以看到,“一致度”与“独有品味”都是在解决产品的“评估准则”问题,所以都是标准化,但却是完全相反的选择。

即使在同一行业中,标准化原理的应用方向也是不同的。比如纺织业:纺与织是高度“一致化”的,以谋得规模效应;而印染则需要“独有品味”。与之紧密相连的是服装业:在职业装追求的是“一致化”;而时装则追求“独有品味”。

不考虑对象的特质而滥用标准化模型,不唯无益,而且有害。

再比如,市场的本质就是质价交易,最核心的标准无非“质”与“价”,供需双方在这两个方面始终处于利益冲突的两极,无论标准对哪一侧有利,都必然对另一侧不利。同样是供方,由于市场容量有限,因此标准也是竞争天平的支点,无论支点的位置有利于哪一方,都一定不利于另一方。

综上所述,不可用“好”去理解标准化。



  
未觉善果,先见恶形



《老子》说“上德不德,下德不失德”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有两种职业是最需要道德的,就是医疗和教育。

中国最早的医书《黄帝内径》将医术分为药和针,但医者疗疾,实有三道:训、药、针。

所谓“训”,就是通过指出患者的不良习惯,令其自正。一切疾患,都是因为不当之行,不当之思,解除病因,病渐自愈;

所谓“药”,就是借异衣(外用)异食(内用)泄实补虚,固本扶正;

所谓“针”,就是指一切手术,通过革己(牺牲)而克疾。

教育也有三道:督其不勤、导其不觉、惩其触犯。

触犯者,以其失正;失正者,以其不觉;不觉者,以其不勤。

医疗保障人身体的健康,教育保障人心灵的健康,这是人最核心的需求。但“针”必先自损;“药”必先自苦;“训”必先自难,所以无论哪一种方式,对于受者来说都是痛苦的,而在没有发病的时候,患者并无感觉。所以说医与教都是“未觉善果,先见恶形”,代表的是一个令人生畏,不愿亲近的群体。

对于一个人来说,为人所误解,远比身体的痛苦和金钱的付出更加难以承受,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医与教是最需要道德的职业的理由。

就健康来说,与其病而求药,不若谨行而避失,所以训为上,药为中,针为下;就育人来说,与其犯而严惩,莫如督其勤勉,所以督为上,导为中,惩为下。

但对于患者来说,习惯最难纠正,而针效最速,所以多褒针而贬训,使上善之医埋于风尘,下善之医奉如上仙。

对于求学者来说,勤则疲,觉则难,犯则痛,犯虽痛而常快,勤虽有得而常疲。故惩者坐高堂,督者常相忘。

可知,即使在于方法上,医家与教育者也都面临相互矛盾的两难选择。

其实医与教是相通的,都有习(惯养成)、治(理冲突)、制(裁触犯)三道,前者的效果渐而深,后者的效果速而浅,而人们只见速浅,不见渐深,所以很容易选择制裁之道,长此以往,则人们变得越来越脆弱,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律的另一种表现。

这是不是就代表习则善,制则恶呢?并非如此,采用何种方法,取决于病症本身的深浅急缓。病急浅宜制,病缓深宜习。就是说,无论是医还是教,都存在“以何为善”的问题,也就是在他们面临竭决择的时候,以什么作为判定准则的问题。

判定准则就是标准的一种形式,它是已知与未知的分岔点。所以,任何时候,标准化都行于是非之间,脚踏善恶两界,足必有泥,形必有恶,身居险地,而果未必善。以此之故,任何学科,任何职业,都必以标准化为始,难道不是天下最大的事吗?

所以,敢于选择标准化的人,必有不平凡的胸怀;但标准化的事,只能委托给真正的达者。


不善何为



于是,最初的问题就来了:标准化又不是好事,又先有恶形,为什么还要搞标准化?

首先,标准化不是一件可以“搞”的事,因为标准化是规则世界的存在,是不以人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。我们只能发现、遵重和利用它,但无法改变它。标准化不是活计,而是一种境界,境界是本来就有的状态,我们可以努力达到,但并不能改变它本身。所以“搞”出来的是伪标准化,能教你“搞”的也是标准化的伪专家。

第二,标准化与我们的生活,就象生命与身体的关系,它们始终是相伴相随的,但我们却只能看到身体而看不到生命。标准化是关于“选择”的规律,“选择”是与“自由”伴生的,任何有自由度的地方,都有选择的问题,任何有选择的地方,都受标准化规律的左右。“活”是自由度的代名词,所以,只要我们“活着”,就不可能摆脱标准化规律的影响。

第三,好老师敌不过坏考官,好考官敌不过坏准则,因为准则是“考”与“教”的源头,正确的准则不一定能导向好结果,但错误的准则却一定能导向坏结果。因此无论我们做什么,标准化都是最大的事。

所以,不管你是否知道,也不管你是否喜欢,每个人从一出生就已经身处标准化规律之中,问题只在于谁在被动地接受规律的影响,谁在主动地利用规律的效应,谁在听任命运的摆布,谁在尝试把握自己的命运而已。

既然我们无法摆脱它,为什么不能亲近它呢?







企业标准化业务咨询:

李俊昇,13501124260



收藏 | 4
点赞 | 5
评论
提交
融融网
频道签
推荐
标准化
质量
设计
工艺
生产
信息化
元器件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